我的女校生活

【汇声汇影】

汇文之夏初见豆蔻年,

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其实一开始来女校,我是不太愿意的,总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怕的就是女孩子一多氛围就有些压抑了。但是这两年的经历让我完全改变了这种想法,外人眼中的女校和真正的女校事实上完全不一样。

女校的特色课程之一就是陶笛。为了在南京市小型乐器比赛中展示课程成果,两个月前,女孩们就开始了陶笛训练。

最初的时候,大家的音乐起步都不一样。有些同学连谱子都看不懂,有些同学很快就学会了,还有些却怎么也跟不上大部队的节奏,但是每到这个时候,进度快的同学就会站出来帮助进度慢的同学练习,私下也会约着一起进步,两个月没有争吵,即使是晚放学也没有丝毫抱怨,大家努力着团结着为了我们的初次演出。

比赛那天下了雪,我们为了效果穿了蓬蓬裙,外面仅仅只有一件稍微保暖的羽绒服,老师让我们带着保温杯,而她们早早起床为我们烧了一锅姜汤,那种能温暖整个冬天的味道把我们团结在一起。下车后,有伞的几个姑娘带着几个没伞的姑娘一起在茫茫大雪中向前走。外面的天很冷,但是我们浑身都是热的,心也是暖的,更是快乐的,女孩子们的相互打劲是牛奶白的世界里最美好的画面。因为这样的温暖,这样的单纯,才能有这样团结的我们。会场上我们在灯光下散发着属于我们耀眼的光,素雅色彩的陶笛发出的声音在二十多个女孩子手上变成能在空中显现的音符。一首震撼的“陶笛奇遇记”后,场下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我或许可以自信的说是在赞扬着我们的队伍整齐,训练有素,笛声清亮吧。

只有在女校中,我才能放开自我,我可以毫无顾忌的说出我想说的和做我想做的,我不用担心谁会在背后说我闲话,因为我们都是光明磊落的,我们心里也都清楚团结的我们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形体的课程让我们都有了优雅的身姿,美丽的天鹅颈悄悄从衣领子中优雅地挺立起来,学习正式的餐桌礼仪,学习如何能绽放属于自己的色彩,我相信了礼仪老师最开始说的“你们初一刚来和初三毕业将会有巨大的不同”。充满民国气息的教学楼外面生长着似立春八十八日初摘茶的矮树丛和新年的门松,它们紧紧的缠绕在一起,总让我觉得是我们的化影。

互相督促,互相成长,欢笑着我们并肩度过三年的女校生活,这里诉说着女孩子骨子里的坚强与温柔,我喜欢这些可爱的女孩子,喜欢这些女校的辅导老师们,喜欢我的这段不会忘的豆蔻年华。